王丹薇
作者很懒,什么都没留下

7

文章/篇

5.3万

阅读/次

拜访信息

为了给您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务,在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前,想对您有个简单了解. 邀请您填写如下信息

提交成功

非常感谢您的配合,我们的作者会尽快通过您的微信,
请耐心等待~

微信号

15701235851

Uber:风口浪尖上的裂变

王丹薇
2017-07-01 · 08:30
[ 亿欧导读 ] Uber,这家在一年前还被视作硅谷的榜样公司,在过去半年间却陷入了暴风骤雨般的质疑声中,它的公司文化饱受争议,极具颠覆的创始人在一夜间被驱逐,公司的未来也开始驶入迷雾。
Uber,Uber,网约车

文章来源于:王丹薇,图片来自网络

即使宣布无限期休假,Travis Kalanick(下简称“TK”)也希望能给Uber带来些好消息。

6月6日至6月20日休假期间,这位 41岁的Uber创始人仍忙于面试潜在高管、与一些董事会成员商讨公司稳妥过度的解决方式。

在20日之前,这些董事们的计划表上,摆在首位的还是:如何寻找一位能与TK合得来的首席运营官。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财经称,当时投资人的打算是在TK的协助下,完善高管团队,“董事会不会硬塞给TK一个陌生的团队,一切都会是在和他的协商下完成。”

可是,事情的进展方向大角度转弯。这一天,Uber的大股东之一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的两位合伙人Matt Cohler和Peter Fenton专程从硅谷飞到芝加哥,面见TK,而TK当时还以为这只是投资方和自己进行的又一轮战略讨论,《纽约时报》科技记者Mike Isaac描述称。

这天上午10点,Cohler和Fenton在芝加哥市中心的一家酒店里和TK摊牌,包括Benchmark和共同基金Fidelity的五个主要投资方提出公司转型的建议,并准备好一张辞呈,要求TK在当天在上面签上名字。

TK的惊愕和愤怒通过面红耳赤的争吵发泄出来,Mike Isaac称,TK个性张扬激进,而剑拔弩张是他典型的沟通方式。

Uber,这家在一年前还被视作硅谷的榜样公司,在过去半年间却陷入了暴风骤雨般的质疑声中,它的公司文化饱受争议,极具颠覆的创始人在一夜间被驱逐,公司的未来也开始驶入迷雾。

过去一个月,腾讯财经访问了Uber数位股东、TK创业时期的重要盟友、创始团队成员、Uber中层及基层员工,复盘了这家全球明星公司在风口浪尖上的裂变。

投资者突袭“逼宫”

Uber创始人TK的被迫辞职对于这家公司的多数职员而言,并不在预期之内。

董事会成员Arianna Huffington在今年Uber屡屡出现负面新闻以来,一直充当Uber对外发言人的角色,这位媒体和投资界的女性传奇人物对TK爱护有加。她成为TK当天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据悉,TK受到“逼宫”后,拨通了Huffington女士的电话。

但令他失望的是,Huffington女士婉转的告诉他,投资方的建议不见得不能考虑。

半年来,在Uber深陷泥潭时,董事会和投资方虽然对Uber高层颇为不满,也通过各种方式为其“换血”,但是他们一直坚定的站在TK身后。正是这种前后的巨大反差,让TK无法承受。

在6月20日当天深夜10:30发出的辞呈中,TK颇为动情的写道,Uber创建至今,几乎是自己无眠无休战斗的八年,而现在不想和迫使自己辞职的投资方对垒,而是选择对Uber最好的方式谢幕。

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,TK绝对是公司的灵魂人物,他的形象和Uber的品牌密不可分。但也有人认为,以700亿美元估值领衔非上市公司的Uber早就应该把自己当做一家上市的大公司来治理,哈佛大学管理学教授David Yoffie在TK辞职前,就对腾讯财经表示,也许TK不该再回到公司,管理一个500强企业和一家初创公司是非常不同的。

一位和TK关系密切人士告诉腾讯财经,TK的辞职是极不情愿的,“TK心情不好,他正陷于母亲去世的悲痛中,这对他来说是双重打击。”

即使对于很多Uber内部人士来说,TK辞职的消息亦难以置信。

从2011年就开始和TK并肩作战的Uber高级顾问Bradley Tusk苦笑着对腾讯财经说,听到TK辞职的消息心情极为复杂,“一方面我理解投资人希望Uber有全新的改变,另一方面,Uber失去这样一位富有开拓精神的领头人,恐怕再难找到有人与之媲美。”

就在TK宣布辞职的前一天,和Uber有密切业务往来的Tusk,还在自己位于纽约公园大道的办公室内,对腾讯财经勾画着TK继续领导公司走出困境的未来。

“公司董事会现在应该快马加鞭的组建新的管理团队,而这个很困难”,TK辞职后,Tusk对腾讯财经说。

Uber员工得知TK辞职时,也是大吃一惊的。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,多数人认为TK的暂别只是重整旗鼓,所以得到消息的时候,心里并不是滋味。

6月7日,在TK宣布辞职的一周前,腾讯财经造访Uber北美某办公室时看到一切如常。这家公司在过去半年经历了太多坎坷,然而对于在一线发展业务的员工来说,公司高层的动荡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日常工作。

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,在各组运营上,大家还是像往常一样忙着日常工作,“Uber是一个很大的公司,在具体业务上,TK早已给予各个事业部门足够的空间,只有在公司层面的战略决定时,TK才会拿最终的主意。”

腾讯财经获悉,Uber在6月份已经对员工承诺,将会增加福利,比如员工可以更多的在家办公,“也算是一种稳定军心。”

TK的辞职像摇滚明星的突然谢幕,让所有人惊愕的同时,也在思考Uber怎么了、会怎样。

被质疑的“Uber文化”

Uber公司文化保守争议,美国民众曾在Uber总部前示威抗议,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“删除Uber”的活动。

TK是Uber的灵魂人物。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,虽然在具体业务上,TK不插手,但是在公司中,TK的地位不可取代。

而管理Uber,对TK来说无疑是个前所未有的挑战。虽然TK是连续创业者,但其上一家成功退出的公司只有8名员工。而从2009年,TK和两位朋友创立的Uber,如今已是一家拥有14000员工的“巨无霸”。

“狼性文化”牵引着Uber快速扩张,但也留下了成长过快的弊端。

和其他公司不同的是,Uber的公司架构十分分散,其在旧金山总部的职员仅有2000人左右,其余的分散在其它城市。办公室多,员工多,而面对几千人的公司,Uber人事部一度上上下下只有两名HR职员在管理。

在公司的快速扩张中,40%的Uber领导岗位的人是第一次担任经理以上职务,这些全球水平最高的程序员在第一次担任管理岗位的时候,都需要继续学习和自我调整。

“领导团队和完成编程任务不同,还需要体察团队成员的工作状态,协调内部矛盾,这都是这些程序员从来没有接触过的”,一位在领导岗位任职的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说,“这对TK也是个巨大的挑战。”

Uber的高管层中曾经有不少是TK的朋友,“其中一些人在Uber的口碑并不好,能力先不说,有些高管在公司拉帮结派,令其他人很反感”,另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说。

CEO如此,其它高管也上行下效,“从来没有哪家硅谷公司像Uber一样有这么多越南人,因为我们有一个越南裔的CTO”,一位员工对腾讯财经表示。虽然这种评论不免偏颇,但类似想法在Uber是真实存在的。

创业初期的Uber”狼性文化“十足,员工工作不分昼夜,TK在员工心中的形象是仗义、有魄力的领导。一位Uber的早期员工回忆,在2012年时,有一次自己连续工作了48小时,十分疲惫,走出旧金山的办公室时,直接打了辆Uber去车程7个小时之外的拉斯维加斯放松,那次高昂的Uber车费自然是记在公司账上。

TK对类似事件给予了很大的宽容,而在团队中,对彼此的问题也直言不讳。就在拥有上万人员工后,Uber总部照常每周例会,各办公室同时远程接入参与,并留有30分钟时间给全体员工提问。

一位Uber员工对腾讯财经说,曾经有人和领导层意见相左,直接提问TK为什么不让出CEO的位置;当有媒体爆料TK曾带一帮高管在韩国逛酒吧、找酒陪后,一位职员甚至实名向高管提问此事的来龙去脉。

2017年3月10日,TK现身公司位于硅谷Palo Alto的会议室。拥有标志性灰白头发的TK,身穿休闲深蓝圆领衫,他在台上面向员工分析近期Uber出现的问题、复盘着轻重利弊。但是,在那间可以容纳上百人的会议室内,TK又好像是一个人在喃喃自语。

在这个会议之前,Uber已经连续因为负面消息占据新闻头条,外界和公司内部都紧盯着这位创始人的一言一行。TK在演讲中语气却略带轻松,甚至稍带笑意的回答员工提出的每个问题,时不时抛出的笑话,引得满堂大笑。

一位员工问道,你最敬仰的人是谁?“汉密尔顿“,TK回答。

亚历山大·汉密尔顿(Alexander Hamilton)是美国军人,开国元勋之一。他是美国宪法起草人之一和第一任美国财政部部长。汉密尔顿是新印度群岛岛民,凭借当地人民捐款,入英皇书院(现哥伦比亚大学)读书。后成为军人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南征北战,立下赫赫战功。他从政并主管财政后,不畏政见不合,创下了入口关税、强调潜力联邦政府,赋予联邦政府发行国债权力、创立备受争议的威士忌消费税等数不清的可以载入史册的丰功伟绩,是位极富远见的颠覆者。

TK亦是颠覆者,在两百多年后的美国,科技、创新取代建国、战争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旋律,而TK用短短八年时间,将软件叫车出行的理念深入人心,颠覆了传统出租车行业,也让共享经济在其它行业生根发芽,“某某行业的Uber”成为投资人寻觅的下一个投资标的。

1804年,汉密尔顿接受了政见相左者、时任美国副总统小阿龙·伯尔(Aaron Burr,Jr)的角斗战书。在决斗中,伯尔给了汉密尔顿致命一枪,汉密尔顿于次日凌晨两点身亡。

一语成谶。最敬仰汉密尔顿TK和曾经热捧过自己的投资方的“决斗”中,败下阵来。

TK的“狼性”与妥协

TK是最会妥协的创始人,他善于持续斗争,但这一次没人知道他还能不能回归。

Uber早期投资人NBA达拉斯小牛队的主人Mark Cuban曾说,TK的优势是撞到南墙也要翻过墙去达到目的,而他的致命弱点也是如此。

向来给人以“激进、不留情面”印象的TK,却自陈是最会妥协的创始人。在3月10日的员工会上,TK苦笑着讲述了自己在上一个创业公司文件分享平台Red Swoosh最后一刻被投资人砍价的故事。

2001年,只有六个人,负债20万美元的Red Swoosh终于争取到投资人30万美元占10%股份的融资条约,而在感恩节的第二天,投资人打电话给TK说,我还是给你30万,但是我要30%的股份。

面对这个毫无防备的狮子大开口,TK却几乎是一秒钟也没有停顿的答道,“没问题,太棒了。”

TK说,我恐怕是世界上最多次处在谈判桌弱势,但仍然达到目的的人。30万美元到账后,TK还清了债务,团队其它五个人薪水折半工作了六个月,TK仍然无薪无酬。2007年,Red Swoosh以1900万美元被Akamai Technologies收购,TK成功退出。

两年后,TK创建Uber。天使投资人Bradley Tusk忘不了第一次见到TK时的场景,2011年,当美国智能手机普及率还极低时,TK告诉Bradley“未来不会有谁再买汽车,也不会有司机,所有出行全在一键掌握。”

Tusk几乎从最早期就参与了Uber在全美的攻城略地,他曾任伊利诺伊州副州长、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2009年竞选团队经理,帮助Uber在美国数个州解决和监管方的棘手矛盾,尤其以2015年和纽约市长“交手”最终胜出而被人们熟知。

“TK远比人们认为的更实际”,Tusk告诉腾讯财经,“他知道何时出手何时收。”

在Uber和监管方纽约市出租车管理协会(Taxi and Limousine Commission,简称“TLC”)的博弈中,TK一直极为克制的据理力争。

2015年以前,TLC还对纽约出租车执照买卖市场信心满满。而Uber的发展速度令人瞠目结舌,纽约出租车的牌照价格从2014年夏天的100万美元,跳水到2015年夏的69万美元。TLC的主管Allan Fromberg对腾讯财经说,Uber不但改造了出租车行业,也改变了我们这些监管机构,Uber一直积极的和TLC一起探索监管出行的新边疆。

Uber和纽约监管方合作良好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纽约市长使出杀手锏。当年,Uber在欧洲连遭挫折,在美国东西海岸也腹背受敌。刚刚因为“未按照规定提供乘客信息”被加州政府罚款730万美元的Uber,在7月22日,收到了纽约市市长Bill de Blasion(白思豪)的“最后通牒”,要“尽快遏制Uber的增长”。

Tusk对腾讯财经表示,直到这时,TK才显示出强硬的一面,这触犯了他的底线,而最终在和白思豪的过招中,Uber险胜。

Uber曾经是资本的宠儿,最顶尖程序员的向往之地。TK在早期接受采访时曾说,在一次融资活动上,他只是介绍了下公司的情况,投资人就递来了支票。

TK的黯然离场绝不是Uber一家公司的问题。事实上,这是硅谷的系统性缺陷。从投资环境角度看,一方面,投资人过分担心再错杀一个Steve Jobs,另一方面,Facebook和Google这样以创始人主导的公司成长为科技股巨头,这两方面观念的“夹击”让投资人在TK对公司的掌控权上一再让步。

同时,过多的私募资金追逐创业项目,让创始人更有斡旋余地,其中不乏中国资本的影响。硅谷一位知名基金负责人对腾讯财经说,他曾经因为中国风投竞争者给创业者开出的条件过为优厚,而退出了竞争,“这不是良性循环。”

从监管层面看,2014年生效的JOBS法案Title II条例给了非上市公司更大的融资空间。在近80年时间里的第一次,私人企业可以在各种媒介以各种形式公开融资需求,而在这之前,公开融资还只是那些备受监管制约的上市公司的特权。初创公司于是享受着不受监管也财源滚滚的特权。

随着共享经济的风靡,监管方对公司不提供保险等保障的合同工的宽容程度加大,也让初创公司尽其所能的压低了人力成本。

David Yoffie对腾讯财经表示,经历过Uber洗礼的硅谷,需要更深的自我反省。

Uber的不确定未来

主要股东对TK的逼宫似乎是有备而来,持续的坏消息让这家迅速成长起来巨无霸企业备受重创,这一次危机是这家企业陨落的开始还是重生仍不得而知。

由于TK以及其好友同盟拥有超级投票权股票,而TK本人绝无退意,所以外界认为无论怎样,TK不会被投资方“弹劾”。

Uber目前拥有近百家投资方,站在Matt Cohler和Peter Fenton两位“逼宫者”身后的,是拥有Uber股权四分之一和投票权40%的五家投资机构。虽然坊间传闻称,TK和联合创始人也是其盟友Garett Camp和Ryan Graves,拥有“多数”投票权。

不过作为非上市公司,腾讯财经暂时无法知晓Uber的具体股权权重信息。

一位资深法律学者对腾讯财经表示,从目前的信息来看,对垒双方似乎并未走到强制投票使得TK出局的地步,而是TK自行同意辞职。

但是,这期间发生了多少故事,目前少为人知。

这位法律学者同时指出,有的时候,投资方与创始人之间可能存在一些附条件的协议,当某些约定条件被触发时,即可能引发部分需要创始人承担的后果,或者是赔偿具体金额,或者是引发投票权比重的变化。

“虽然Arianna Huffington一直是TK的坚定后方,但是并不排除赫芬顿已经与那5家主要投资机构已经提前结盟的可能性,这也有可能是迫使TK辞职的筹码。总之,那5家前来逼供的机构应该提前持有筹码了,否则不会贸然提出要求。”

Huffington在今年连续不断的Uber风波中,一直是公司发言人,代替TK出席多数公共场合。一方面,TK当初邀请Huffington加入董事会,就有意让借助其媒体大佬的身份帮助Uber塑造媒体形象,而另一方面,有人称,Huffington在过去半年基本上承担了CEO的大部分责任,故Huffington也可能是Uber的CEO人选。

在Uber接任候选人名单上的,还有网络视频平台“油管”(Youtube)CEO Susan Wojcicki,苹果线上零售副总裁Angela Ahrendts,微软首席财务官Amy Hood和Twitter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等。

一位接近Uber高层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,找到一个职业经理人做Uber CEO并不难,Uber可以开出最好的条件。

虽然TK已经辞去Uber首席执行官的职务,但是他仍保留了董事职务和所有投票权,因此仍有权参与挑选接任者。

一位持有Uber股票的投资人对腾讯财经说,今年受到负面消息的影响,该公司股票被市场看跌,在私人股票交易市场中,Uber的价格跌了15%左右。

毋庸置疑,Uber的吸引力大不如前,有多位两三年前加入公司的程序员对腾讯财经表示,当时是降薪降职跳槽到Uber。而现在,Uber遇到“人才荒”。一位Uber的中层领导对腾讯财经称,从去年年底起,就想把自己带的组扩大,半年过去,离原来的目标还差得挺远。

“我没有因为招人难而降低标准,Uber的在职员工水平挺高”,这位中层管理者对腾讯财经说,“虽然这半年的负面新闻会导致一部分人离开,但是总体来看,Uber离职率在正常范围内,甚至比其它科技公司低。”

而Uber对于资本市场的吸引力则未必衰减,一位Uber的早期投资人对腾讯财经表示,资本市场和媒体以及大众看问题的角度不同,资本市场更为理性,看到的重点是公司的财报和业绩,是数字游戏,而媒体和大众也许更关注公司的爆点和故事,“在重重麻烦下,早期投资人反而有可能加快Uber上市的脚步。”

2016年11月,TK曾经和Arianna Huffington进行过一次长谈,彼时,Uber还是硅谷的榜样。TK提到自己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越野跑,“长途奔跑时,一路考验的是自己的耐力,而最后冲刺的时候,不管多累总会用尽全力再拼一下。”

也许TK在这次互搏中暂时败下阵来,但就像他自己说的,最终,奔跑中最大的敌人是自己。跑步如是,Uber亦然。

本文经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欧立场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各工作岗位将被AI取代的概率

选择岗位,查看结果

制图员和摄影师

87.9%

广告

参与评论

最新文章

1、 若贵平台是网站或者APP,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,需在文章标题或者导语下方,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;若寻求5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,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,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。

【若贵司平台转载亿欧公司原创文章已经超过5篇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补签转载合作协议,计算时间以2019年2月10日之后为准】

2、 若贵平台是微信公众号,在进行单篇原创文章转载时,请联系亿欧公司内容运营人员进行单篇文章的白名单开通,同样需要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名称;若寻求2篇及以上的长期内容合作,需与亿欧公司内容运营部门取得联系,并签订转载合作协议。可将公司全称(简称)、公司网址、微信公众号、微信或者电话等信息发送至hezuo@iyiou.com,会有工作人员与您取得联系。

关闭

快来扫描二维码,参与话题讨论吧!

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
获取验证码

新用户登录后自动创建账号

登录表示你已阅读并同意《亿欧用户协议》

快捷登录 密码登录

账号为用户名/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

关联已有账户

新用户或忘记密码请选择,快捷绑定

账号为用户名/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

快速注册

获取验证码

创建关联新账户

发送验证码

找回密码

获取验证码
账号为用户名 / 邮箱的用户 选择人工找回

未完成注册的用户需设置密码

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

我在注册/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

我先前用E-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,我想找回账号

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/注册

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@iyiou.com,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,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

账号密码登录

乐乐呵呵@微信昵称

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

关联已有账户

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

创建并关联新账户

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

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

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,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
意见反馈
意见反馈
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
小程序-亿欧plus 小程序-亿欧plus
返回顶部